龍心大悅

關於部落格
開懷大笑~有助於心情愉悅
  • 79157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傳統風水學對先民「擇居」影響之研究

壹、前言 從傳統建築的發展過程,到現代建築空間之隱性規約裡,一直存有著某些非技術性與非物質性的影響因素,這些因素與中國文化深層結構和自然環境有著內在的聯繫。從早期對居住環境的選擇;初始以近水向陽為原則及居住方向多以南向為主,其原因是南向建築在冬季背風納陽,在夏季迎風納涼之故。而在面對自然力量之不可抗逆下,隨著社會結構化後更顯現出對自然之敬畏與崇拜,而演化出占卜與祭祀兩種形式,亦成為當時十分重要的社會活動現象,而後有周公卜洛、公劉遷幽,相陰陽、觀流泉之事。而在占卜活動中同時也形成先民對自然運行法理之窺知,因此縱然以占卜為其形式、但「大易不言占」也說明對自然規律之揭示,後來陰陽五行之學說亦由此推衍而生,而直到對地形氣勢觀念的成熟後,「風水」(Feng Shui)論述則成為中國傳統建築設計與居住文化中,指導建築思想與實踐之主流。因此以唯心主義的「玄學思想」成為以神學基礎的「風水理論」其實是被俗化的。 而傳統建築文化與環境規劃之探討中,直接影響傳統建築形式與空間配置的發展,在時代性演化中,長期以來扮演著傳統建築內隠文化基石的風水理論,佔有極度地重要地位。而其影響層面更是隨著時代轉異,非但依舊深植在國人居住空間概念中,並指導著其空間設計與環境函構之判準,伴隨著異質介入(Foreign)與異質涵養(Assimilation of the Foreign)後的散佈、進而推廣至鄰近國家如韓國、日本、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地,更在異地產生相當多論述與著作。然而近年來,隨著科技日益精進、知識傳遞之廣泛而遠播西方國家,同時也造成對風水論述之二極化,而在一些研究中國科學思想的西方學者,則對風水提出一些重要論述,並暗示風水是存有其科學原理的,以英國李約瑟博士則認為「風水」是為「準科學」。且不論是受移民風潮之影響、或直接對風水「文本」之涉取解讀,在差異文化中對數理與形勢判準上卻隱含部份同質性的連繫,換言之該是對自然環境選擇之認同感。 近年來、台灣因社會風氣之開放對於傳統風水理論的探討有加溫效果,在一片文化全球化潮流中,傳統風水理論是否有著顯著直接的影響呢?事實並沒有;從先前舊金山華裔參議院議員在美國加州,希望能透過立法將中國風水營建準則納入該州之城市建構中,引發不少異論者之質疑與辯駁,而最後只能以建議性的議題作為論結,這現象顯現的是風水理論雖已深植在很多營造者與城市設計者思維中,但在學理論證與辯正建構上,在以科學論述分析時卻顯得不足、即便是目前有許多相關書籍試著以不同領域及觀點去論述它,但對於風水之本體認知卻始終有所差距。 而就其原因來說、風水理論是具有多位性的,在風水理論中除了包含約定成俗之社會形式法制外,對於數理推演(「數」指的是對數學演算及對天星角度之觀察推演,和九宮五行九星飛行臨度交替調度等)及至匠師營建尺寸之演繹,並對數理中所隱含著對時間列序、空間列序之深層文化意涵是極為多面向性,也因此風水理論常被認為是艱澀的。而在理論和「到位式」教學之操作,也是傳統風水理論學習過程中之一個限制;「師徒傳襲」透過眼到、腳到、法到之傳心印證法則來對自然環境之判讀。而從「人法地,地法天,天法自然」進而去瞭解如何與自然共處之道。 貳、先民擇居之原構型(constitutive) 從「先驗」知識發展出風水理論,在先人經驗的累積與傳承中,它亦可說是一種環境生態的總稱,總結是由地質水文、景觀植被、地形氣候、天文星象、心靈知覺、營造理論等學問所共同構築而成的。而「風水理論」基本上是建基在於具有實用性的「經驗哲學」之上,也是先民智慧上的經驗結晶。亦即「風水」最重要的是它包含了先民過往生活經驗的總結,作為一種日後判定準則的標準,而這正是符合以「先驗」精神的意涵。 傳統建築中、空間配置是有其倫理之概念,從早期之使用配置到後來理法形制的形成是有其可尋脈絡的。然而在這些可以作為一種「先驗」精神的法則上,累積而造就的傳統空間形式配置與規劃上的判準,其思維之形構是先驗對空間之另一種表態方式,然而這種方式是有天人觀念「階級倫理」的意識與自然環境共構下的思考。現今以視覺、物理、或人性的機能使用配置,在某些場所中是表現出其相當意涵,在中國傳統空間的配置上,是以陰陽五行及易經八卦作為其中心架構,所建構象徵性的環境形成與相對位置的研判,在於其選擇安全、舒適的居住空間。因此對於傳統風水之理論基礎探討、與風水術對實質環境形勢觀察之方式與判準分析方法,在現今當代環境價值觀下是值得再被探討的關鍵所在。 風水學可說是古代先民長期於社會實踐中,對於生活經驗累積之總結,廣義來說是文化,於狹義而言應該是一種科學。在研究中國傳統風水理論思想的架構上、早期在文學論述上較為龐雜,而散居於各種學理與圖表口訣中,因此雖然傳統風水理論思想在民間早已普遍存在數千年而不滅,但一直未見其有系統的建構與論述其完整理論,主要原因是中國風水所涉及多面向領域的研究上有其整合上之難度,因此若從相對的週遭環境比較,與絕對的方向定軸來看待中國的風水宇宙觀,在文化倫理空間語意表態和生活機能使用的經驗法則中,配合對自然環境選擇之觀念察視出些微端倪,並藉由以文字作為表意時,形與義之轉注上「視而可識、察而見義」中產生對環境觀察之建構。 在風水理論之表意文字(Ideogram)上,作為描述山脈形式走勢之「谷」字其所傳遞的圖示意涵,如同山脈形式結構在古典地理學《雪心賦》:「要明分合之勢,須審向背之宜」,而在對於描述周圍環境之理想圖示中若從對「密」字的解析中該可盡其形,從上部首之來龍、上升起頂並開帳而落脈穴結,至中部位之定穴與分八字水而定中軸心,下應群山環繞並判四向(前朱雀、後玄武、左青龍、右白虎)之所在而求擇位,因此在地理文辭中有所謂「周密明堂」即所在之位如城垣般,緊圍穴地而使生氣不散,《地理人子須知》:「周密者,乃四周鞏固而無洩也。蓋堂氣周密則生氣自聚」來表示對環境最理想化之詮釋。 而若將「密」字看做是對風水圖示釋意之結構平面化,對於「穴」字的聯想則可透過對「密」字之拆解而清楚瞭解。風水擇居之要首在於辨水,葬經云:「氣乘風則散,界水則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謂之風水。風水之法,得水為上,藏風次之,外氣橫形內氣止生,蓋言此也」。而在向字之詮釋上除了對方向字義中之居位與周圍環境之相對地關係論述外,在其絕對地關係中更可透滲出中國長期以來作為以「擇中」為興建法則之思維。因此藉由以谷、密、穴、向為文字表意中,其所指示的不正是風水擇要之龍、砂、穴、水、向五大要義。 圖1文字圖象(本研究繪製) 而在另一種空間的型構上可透過對自然萬物之觀察而推論,人居萬物之首自然在對應上亦不失其準,風水形書《雪心賦》:「體賦於人者有百駭九竅,形著於地者有萬水千山,自本自根或隱或顯」。從風水自然形勢在人體生成之架構上,而推及到其他生物形體結構論,可見的是先人對於環境觀察之「物化」現象。而喝形取類以便對於結構行為的判讀,而從結構至解構之行為,該是對圖化表意的另一種寫照。而在感性表達中不免參雜一些理性之思維成分,而以「天心十字」擇中之風水論述,就常被用於對地形定向取穴之法則,而來判定對環境之取向。《呂氏春秋》中就指出「擇天下之中而立國,擇國之中而立宮」,《堪輿秘笈》定穴諸法:「左右前後,俱要穿心對照;若無尖峰,便是橫岡小圓突為證;間有正朝,不向正尖處,却向肩上以避殺者。」 參、「擇居」之中、西方對環境優質判準 在對居住環境的判定上,中國選擇居住形式是有其一定方式與原則的,是依據建築實踐活動之風水理論所發展出的,除了對中軸線「擇中」要求及以自然方位最佳外,在對環境基地選擇上,尚有從自然結構條件觀查之尋龍、望砂、觀水、定穴、擇向之步驟,來作為一種評量方式,在風水學上稱其為「巒頭」或「形法」,而其結構主要是在基地後方有其一屏帳的謂之為「靠山」亦稱「父母山」,且此一屏帳之分佈脈絡是有一軌跡可尋的,《漢書.藝文志》數術類之形法家即云:「形法者,大舉九州之勢,以立城郭、室舍;形人及六畜骨法之度、數器物之形容,以求其聲氣、貴賤、吉凶。猶律有長短,而各徵其聲。非有鬼神,數自然也。」 圖2自然形勢圖 圖3人體論形圖(本研究繪製) 而其結構亦如人體之架構分佈般(如圖4),由「會陰」處分三處行走,任脈由會陰而行腹,督脈由會陰而行背,衝脈由會陰而行足少陰,行經背從大椎起頂至肩,分出左、右雙手束脈頸部而入腦部穴結,而腦可説是人體中最為精華所在,而以大椎及肩臂為其所靠,而大椎所在之處風水文辭上稱它為「玄武腦」,「玄武」亦指穴之後方;「腦」概指突出地貌而言,「玄武腦」亦即「父母山」也。而左右雙手為其護砂保護於腦。 圖4人體骨架圖(本研究繪製) 圖5山脈走向圖(本研究繪製) 對水之觀察方面則有更細微之判定方式,所謂蟬翼水、蝦鬚水、蟹眼水等在對基地微地形變化之判準上,其目地是在求得更好的居住空間環境免於潮溼,於外在環境選擇上則以水道彎曲為有情論,且選擇上皆在「汭位」位置。汭位就現今物理環境來看待是有其道理的,水道彎曲而不急對環境微氣候干擾性會是較小的,而處在汭處亦屬河道淤積面上,在風水學中謂之為「水繞金城」,明朝劉基《堪輿漫興》:「金城彎曲抱吾身,如月如弓產鳳麟;若是反弓不揖塚,石崇富豪亦須貧」,是一種中國理想的風水模型而在居住選擇上也是較安全的。 而在對環境之外在環境上,除了對屏遮作為一種視覺判準及對於居住者之優劣外,其所考量的不只是對環境景觀之面向;其所包括的是一個建築環境微氣候之觀點。因此以現今觀點來看此一行為,其該是有一定科學意義的,然而這樣對自然法則之判定方式,同樣在早期西方建築史上亦有談及到相關對方位的問題,就如古羅馬著名建築師維楚菲厄司【註1】,在其對奧古斯都大帝的十份奏摺(後為建築十書)中,對建築材料之選定與施作參酌說明外,更對建築與自然環境之選擇做了如下之說明:其認為在建築內部配置上「卧室、圖書室應採東光,而浴室和冬季房間則採西光,有其天然的恰適性,可必避免冬季日落之寒冷」。 而在其基地選擇上更從地勢高低與所處環境上作一考量,而最終是以有利於健康為起始考量。而這樣對自然環境之体驗與選擇方式,從(晉。博物誌)記載:「鵲巢門戶避太歲、此非才智、任自然也」及西方學者Forman及Godron長期對土撥鼠選擇居住環境之觀察中可對應之。因此同一物種在不同區位之選擇分異,與不同物種在同一區位之環境選擇,強化了物種間的基因差異,而透過經驗遺傳與修正在物競天擇後,而對環境擇取之自然本能反應,或許它是一種動物的自明性(Identity),也就是說是動物對自然順應的一種本能現象。因而在不同文化發展中對居住環境之評定上其實是有所差異的,即使在對於建築物與自然環境關係之看法上有很多是相同的,但在形式風格的興建體系思維上,卻又有著濃厚地域性色彩之顯著差異,當然也含括對自然環境與社會文化差異之不同。 肆、時間與空間的不可分離 在論述風水作為一種社會實踐下環境判準時,一種理性思維之建構方式亦透過對自然運行的觀查而產生,作為一種時間和空間貫串之概念,演繹出時間與空間交流的演替,近年來大陸學者古立秀、吳國凱兩位教授以現代數學邏輯及與相對論同源之定量時空論,站在以時空理論的角度分析河洛九宮與玄空九星之時空變換對位,用三元盤九星飛度與交替作為其論述實踐之基準。 以天文物理學角度推算行星對地球產生之附加引力與附加星際磁場之論點,而依各主要行星(水星、金星、火星、木星、土星)運行週期求出其最小公倍數一百八十年作為週期而立三元九運,試著以科學論證方式建構風水玄空理氣之學術理論,縱使其所論述之方法未盡全然,而其科學論述方式卻亦重新對傳統學識作一表述。而玄空理論一直以來較少為人所論述,主要導因於易經龐雜深奧之義理所震懾致不得其門而入,雖相關之學理建構似已完整,只不過皆被隱暱於圖像中,非傳心及法訣之人終難以其窺究。 在古典地理學中、「玄空」以時間與空間作為軸心之架構而形成,其中包含了宇宙完善之數理秩序,而這個以中國傳統思維之天人觀念及觀天道運行的規律,以河洛八卦(先天為體、後天為用)之時空概念作為傳統文化思維上的基腳。而其所形成的知識體系架構和西方先哲對自然天文之觀點是有何差異性呢?從九宮數值化後我們可以清楚發現,中國河洛和希臘數學家畢達哥拉斯【註2】的數占術「大彼得星」在比較下是有其相通處的。重新對畢式三角形演換成與河洛九宮之同軸性圖文上,我們可以發現東西方對天文之觀察上有其一相同性,明顯看出其四偶處之數字剛好是上下顛倒、左右相反,而東西南北四軸心是不變的(如下圖8、9),而此種現象與鐘義明先生在其著作中認為:「其原因是中、西方就地理位置上觀點之不同」是有差異的,其認為(如圖7)。 圖6畢式九宮數 圖7鐘義明圖 圖8洛書數 然而在以有限知識探尋中、對先人在亙古天文法則演繹之推研上,重新再次對其比對時發現以寅、申、丑、未之赤道與黃道軸線上,時間與空間的轉換在此發生了變化從二八易位成洛書之數(如圖9)、至納甲推先後天位置(如圖10) 圖9先天原數圖(本研究繪製) 這樣的理論早在明朝、江慎修在對河洛理數之探討上就有【洛書二八必交始成造化說】及【以納甲推先天變後天說】,其記載:「漸降數之卦為乾震艮離、漸升數之卦為坤巽兌坎、豈惟納甲由此定、即先天變後天亦由此定….」「納甲圖之漸降數、九減一為八、八減二為六、六減三為三、三減四;九循環復原、漸升數、一加一為二、二加二為四、四加三為七、七加四為一」,在二論述中,對卦數之易位道盡其對宇宙哲理與數理之現象。而有趣的是其與畢式卻是相同的,從兩者中可說是對天體運行之一種印證。而從圖之觀查上我們亦可發現,其圖式所蘊含的意涵與風水理論天玉經上所云:「關天關地定雌雄、富貴此中求,翻天倒地對不同、秘密在玄空」似乎是同一道理,也正因它是一種時間序列的法則,因此在注重實證科學之西方文化將它用於對天文行度及科學數理的探究,而中國則將其運用於轉換成空間之實用基礎上,所謂「法天則地」、及「以先天為體、後天為用」,一種時空轉換的後設實踐法則。 圖10先後天演換圖數(本研究繪製) 而在與辰、戌軸線上則再次發現兩者間(畢氏彼得星與中國河洛圖)之關係,從圖11中我們發現,如《青囊序》所云:「江南龍來江北望、江西龍去望江東」之陽用陰朝與陰用陽應,上元一片、下元一片的陰陽兩元論。而在匯集以三元九運土木星交會之時空論後,正式形成完整之中國風水理論基礎,而時空與空間之體用本同出一徹,因此對理數內涵之判讀才是諸理氣家間之差異。 圖11上下元水法圖(談養吾圖) 註1:維楚菲厄司(Vitruvius。西元前一世紀)古羅馬著名建築師,在其上書奧古斯都大帝時曾言「建築物必須能滿足堅固、實用、優美三大要素。」而成為千古建築的原則。 註2:畢達哥拉斯(Pythagoras,BC,582-469)希臘哲學、數學家其學說以「數」為宇宙本質:「一切都是數;把萬物之根源皆用「數」來捕捉。」 伍、風水圖象意涵的符碼意識 在「圖象」所表趣的意識型態涵構中,「圖象」所指涉的圖碼價值在傳統年代封建的思維建構下其選擇性的「知識化」是立基於「作者觀」的實踐論述,而受其影響的是「讀者」在接納「圖象」之意識時就已經被篩選,而這般的篩選是「作者」於知識論述的去專業化「所指」的關鍵。「圖象」的「真象」隱喻在以風水術為立基的價值體系下,數術之圖象「真象」的符碼系統,就有其論釋與權衡,數術自身,屬於本體「知識論」的組織架構存在。這樣的表現是以「實驗」為精神的「後設」行為,桓在後設的行為中解釋圖象「真象」所指的「存」與「在」、「器」與「用」或是「吐」與「納」所演生的論述架構都必須藉由「作者觀」原創〈師承系統〉的「解題」技巧加以化解。 傳統營造體系建成下的學建知識,在「圖象」的系統中亦有其內隱的表徵內涵,那便是興造行為中「法與式」之外的另一項營造本質性的判準因素,這般的內隱思維,在傳統中應是由能主之人所掌握《園冶》:「三分匠七分主,主非主人,亦能主之他」,由此可知營造構築體的圖象意識(亦可說為是建築圖說),若是由懂的「術數」之能者,所決定之關鍵,形與式的問題,而在這其中,當然也涵構了「風水術數」內隱的因子,在建築形式風格上的外顯,價值的範籌。在風水術書中,圖象意涵傳遞於事實環境涵構中的「直体」價值,從圖的組織構成上,表現於想像空間的理想居住環境模式,到透過圖意傳遞意涵而建構其方法,進而建立實質空間的論述與圖解的知識論述整體架構。 而在建築「後設」實踐之「後用」上,宗教圖示意義之意涵帶出了風水理氣理論中之另一個結構形態從太極與卍字圖象來探討其「內隱」與「外顯」形而上與形而下之表態,從陰、陽兩極衍生八宅論,而其理論基礎雖說是來自先民對自然釋意之一種觀察而後演算之知識體系,然而單就其論述行為與架構「陰」與「陽」、「0」與「1」、二進位思考方式對中西之影響頗為甚鉅,從風水宅論至西方相對論與微積分之發掘,誠如十八世紀德國大數學家微積分發明人萊布尼茲(Libniz)在其與德籍神父白進德(Bouvet)的書件中提到:「如果沒有二進位思考法,我對易經六十四卦的體系和易圖的數理邏輯,將完全看不懂,不知道那在表達些什麼?」所談及的是對以易經作為圖示推演之讚嘆與解開對中國六千年前先哲伏羲氏的符號秘密,及全新的了解,並表示「易經和易圖是流傳在宇宙間的科學方法中,最古老的紀念物了」易與天地準,故能彌綸天地之道。仰以觀於天文,俯以察於地理,是故知幽明之故。 圖12八卦生成圖 圖13八卦相交圖 圖14宗教圖示(本研究繪製) 因此風水圖象意涵之發掘,目的還是為了使當代建築設計規劃汲取其養料,並開拓新的觀念。因而在作為敷地計畫與選址時、能將更多的面向與經驗導入參酌中,諸如生態、風水、與環境場所之意象,運用於新的居住建築空間規劃思維。究竟建築物與我們是息息相關的,它阻擋了很多危及人類的自然傷害,帶給我們一個安全又舒適的環境,人類無時無刻都必須依賴它來阻擋大自然的力量,因此就整體環境空間之構成要素上、該試著用古今不同之環境評估語彙進行整理並理出其相應與差異之處,而能作為未來在建築規劃設計時之參考。 陸、「風水」一種對環境之總結 在現今中、西方永續社會發展趨勢上,風水學其實是一種選擇順應環境的居住形態,亦可說是一種現在進行式中自然建築(Natural Architecture)的後設實踐理論。其所含括的是在自然建築定義中,具有祖先原形經驗(Ancestral Archetypes)與對環境調合(Harmony with the land)之觀點,此外它也是具有本土智慧(Vernacular Wisdom)與文化自明性(Cultural Identity)並兼具療效的建築(Healing Architecture)。因此在探討環境涵構之論述上,除了就空間因子作縝密思辨外,應適度將風水理論之思維加以導入,促使它能更符合於當代營建準則,以作為規劃評定時之參酌,而達到優質的居住品質。 在此一基點上,當今社會結構與建築形態亦隨著時代的改變而有所變化。就台灣的建築形態發展來說,從早期原住民建築形式到明鄭時期而後再轉移至清朝,接續到日本的殖民時期,其建築風格由於受到「皇民政策」與「西化」之影響,產生許多形式上的不同。近幾十年來更在「全球化」思潮的包籠下,因營建材料的改變與營造體系之知識西化,建築形態從茅屋及三合院形式轉變為現代混凝土建築式樣。而移植後的建築形式風格在台灣環境居住上是否合適?而指導中國傳統營建思維的風水理論,又該如何在新的營建體系中能不失其法理準則下,能與講求科學論證的西方建築進行設計上之融和,而其間之差異性其實是我們當前所面臨的最大問題癥結所在。當然其所含括的部份,除了「形而上」的哲學建構外,亦推及到「形而下」的技術理論與實踐探討之層面。 從「先驗」之風水論述實踐上,縱使已全然具備其完整性,但作為現代空間實踐的設計準則時,却又隱藏著許多有待釋意與探索之設計差異觀點,在早期傳統建築設計中,其實已將先驗法則置入營造思維中,因此在其形式上有著中國倫理觀念之架構思維,而外部環境設置上,又常見兼具灌溉與防災儲備的半月形風水池之考量,而這樣的水局設計是被譽為有生態環境概念的、且被認為是吉利的,同時兼具視覺景觀上之舒適性。然而在某些傳統空間之配置上卻又顯示出古、今間之差異,例如風水師在傳統設計上依風水法則,將廁所位置放於房子右側的外面,其有所謂:「左龍怕臭、右虎怕鬧」,因此對廁所的配置上均不被放置於房子之左側,而這樣的論述其實有必要重新再次被討論的。 因此在現代建築形式之探討上,隨著「西化」與「全球化」之異質介入後,建築形式打破了傳統的中軸線思維,取而代之的是以新風貌及新建築風格的建築形態出現,也因此造成許多現代新空間配置上的問題;如衛廁由室外移至室內、都市中大樓取代了平房,這些現象條件均是不同於往昔的,因此在「今昔之別」的差異年代中,傳統風水準則如何再次被應用於現在建築生活中,並重新思考「環境涵構」之課題時則顯得相當重要。 以「五感」(眼、耳、鼻、舌、身)之現代審查方式來作為居住環境評估之前提下,亦應將建築等同視為「健」築、而來重新思索人、建築與環境三者間之不可分割性,並重新定位「人」在其中所扮演之角色。長期以來我們得知的是,先民從自然環境的觀察與建構中,匯集其所得而成就于風水學,並將其完整的概括論廓三者間之關係,作為「先驗」精神之風水理論其實際上不該只是一種傳統文化面向的標地,而應該被視為一種傳統文化之延伸,並且是現代進行中的一種行為表態;同樣地,在面對建築物生命週期的變化與探討其保存時,我們亦該如此看待之。在現今逐漸被重視的歷史古蹟保存中,要如何將傳統風水理論之回溯,以了解先人對環境建構思維的「原創性」,進一步加強其學理根本之探討,對建築本體的意涵而言將會是更為準確而無誤的。 柒、結論 因此在「先驗」精神中作為以「自明性」的生成;即是對自然生活環境的一種選擇與經驗之論述實踐,然而風水之原形法則的考究與其設計元素之探討時,該是原構型的一種後設計行為,從對環境的擇居本能,以至延展到文人習俗與價值取向。而在原則性的本質上,從物種之興衰對應於動物擇居本能之啟示,物競天擇自然演化,及對環境之不可抗性,從原始人對環境棲息地滿意的選擇與理想風水模式的形成,及至動物之擇居本能,「其選擇什麼樣的環境棲息與如何取得食物與逃避天敵與自然氣候災害,而策略繁衍後代是其必需所面臨的問題」(俞孔堅1998),以決定其最後棲息地之判定,甚至不惜精力改造環境來使棲息地更加安全,從土撥鼠對環境的吉凶感應,到秦朝造長城其所意指的是如何改造與捍衛棲息地之現象。因此就現在風水模式之基本結構其所反映出之現象該是源自中國人內心深處處事原則和文化深處的知識倫理所呈現的理想景觀。 在面對國人傳統營造文化與營建體系觀念中,仍有許多人深信風水理論與其制約性,因此重新對傳統文化進行發掘並探究其本質,其目的是為了讓營造者、在面對自然環境與人文環境時透過科學論證與文化思辯、能更清楚瞭解其相互間的道理以進行營造行為。在現代文明中,人類擇居性似乎逐漸為文化知識所束縳而蒙蔽自然之本能。在去專業化後,重新檢驗先哲經驗中的知識,必須重新面對「風水意涵」之論述,該是具有時代背景意涵的、從「卸妝」後還就其本質的價值,以至加入的是新社會人文所關注之「上妝」,其所探究的基準該是發生在「先驗」的空間實踐,以至於「後用」論述實踐與「後造」營造行為,從中架構出中國建築哲學之基點,更嚴謹去面對自然環境的各項條件,與人文、社會習俗與文化所兼顧之涵構,而產生思辯與歸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